塔尖:真理为〇

塔克兰的书房


你闻到香草和咖啡的味道——除此之外,还有隐隐约约的——虽然这个搭配有点怪,但确实是白柠檬和琥珀的味道。书房内的装潢和整座塔内的装潢风格统一,仿佛是从十九世纪搬过来的一样。书房不算大,角落有一张床,窗台前的一个书桌上放着一个鱼缸,还有一个书架,一个衣柜——这些东西就已经把书房基本塞满了。

你看见鱼缸里边有一个塔状的装饰。它是黑色的,但它的倒影在水面上却是白色的。有一条鱼从黑塔装饰的窗户边游过——与此同时,你看到一条巨大的鱼经过了你面前的窗户。当你再仔细观察鱼缸的时候,你发现鱼缸里的布景和窗外的布景完全相同。你感到好奇,把手伸进了鱼缸里。

你把黑塔装饰拿起,深渊塔就震动起来。当你把它倒过来的时候,这个塔状装饰变成了白色,而你处在的房间变化起来。你看到向下的楼梯变成了向上的,桌子从书桌变成了木匠的工作台。整座塔的风格都变了,像是个从未来来的东西,闪着蓝光的电路在墙里窜动,在你面前的一堵白墙上形成了一个橡子的形状。然后你听见了一个无法分辨性别的电子音:

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目先生和白塔先生——不,不对,我从没见过你,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?访客访问无尽塔的权限开放了吗?

但还没等你回答它,塔克兰冲了进来,夺过你手里的塔状装饰,把它重新倒转成正三角形,放回了鱼缸里。

一切又变回了原样。


你在做什么?!我的老天爷——你怎么跑到我的房间里来了?!

为什么你要来这里?你知道这是我的私人工作空间。你看了我放在桌子上的书和残卷吗?我的天哪。你没有动那些残卷吧?

没有吗?太好了。谢谢你。还有,刚才经历的事情请你忘掉吧——不许再动那个鱼缸了!

我?如你所见,这是条机械的假腿,我就是个残废的狐狸。至于这条该死的腿是怎么没的,不要问了。总之是个做什么都不精的半吊子。

虽然不知道你跑上来做什么,但如果你问我推荐东西的话,我推荐西红柿精的法洛希尔还有丸丸楽的所有文章。从旁边的星空门能去。抱歉,我管不了您了,我还有事情要做。如果您还想向我了解些什么,你可以写信给我。我的社交账号是3058242128请注明来意。


狐狸离开了房间。与此同时,你看见了散落在桌子上正要被修复的残卷。你看了一眼,上边的文字你并看不明白,但残卷下边的桌子上明显有个隐藏的按钮。


除非特別註明,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NoDerivs 3.0 License